《生命教育這個概念》(一)

%e9%80%9a%e5%be%80%e5%a4%a9%e5%a0%82%e7%9a%84%e9%90%b5%e7%b4%a2%e6%a9%8b 筆者寫的這四篇文章,涉及生命教育中深層次的課題, 源於數十年來宗教人士 [基督教、天主教、佛教、道教] 直接和間接給予小弟的教導,刺激起筆者的觀察和思考。 筆者期望在這個心靈亂世之中, 這三篇文章能夠向矢志修行者提供一些實用的價值。 筆者在中學讀書的年代和其後教書的年代, 還未有「生命教育」這一科。 所有和這一科有關,零零星星、沒有組織的學問, 來自中文、英文、歷史和聖經這四科。 由於家庭及親戚中實在太多基督徒和牧師, 所以基督教對小弟的影響最大。 如今回顧六十年的往事,明白冥冥中一切都有安排, 可能是源於業力,可能來自靈界的誘導和帶領。 童年時開始十多年的哮喘,激發起筆者的同理心, 固然是小弟的「生命教育」中重大的促進力; 鬼使神差地放棄了中文大學和台灣國防醫學院的學籍, 去了美國「優思博客來」讀大學, 影響到筆者從此對批判思維的重視﹐改變了筆者下半生; 得到獎學金讀研究所那一年,經歷過一次輕微的交通意外, 亦是重新激發小弟對「生命教育」鍥而不捨地思考的動力。 幸虧經歷過「優思博客來」五年的破舊立新洗禮, 筆者人到中年之後才開始接觸佛教和道教思想。 生命教育和追求智慧息息相關,因為是同一回事, 而追求智慧和宗教修行亦是同一回事,只是詞彙不同而已。 由於人心詭詐,屬世的宗教常常會擁抱虛偽, 有喜歡教條的教會領導人,就會有教條式的「宗教」, 有喜歡權力的教會領導人,就會有愛權力的「宗教」, 有喜歡政治的教會領導人就會有依附政治的「宗教」, 有口裡尊敬思考,但討厭批判,不介意邏輯矛盾的人, 就會有虛偽的「宗教」。 追求智慧就是追求有情世界的「道」。 科學家和哲學家一向相信的,是一位抽象的神, 就是聖經中所說的「太初有道」的「道」, 而這個「道」包括了心靈中的「智慧、愛、勇氣」, 即是儒家所說的「智、仁、勇」。 換言之,在哲學家的眼中,所謂「三一真神」, 除了是指「聖父、聖子、聖靈」之外, 應該還有「智慧、愛、勇氣」三者合一的涵義。 如果任何傳道人硬要將「智慧、愛、勇氣」三者分開, 就是意圖將神分裂。 由於「智慧、愛、勇氣」和虛偽水火不容,沒有交集, 所以任何擁抱虛偽的教徒就是抗拒和嘲弄神! 傳道人在祈禱中常常說的「榮神益人」, 就是修行「智慧、愛、勇氣」,門檻非常高,談何容易! 參考:《愛與智慧的世界》(三) 《智、仁、勇》 偽宗教人士雖然口裡讚揚「宗教精神」, 但行為上必然喜愛物質,腦子裡則擁抱「虛偽」, 所以往往會出現令有識之士噴飯的邏輯: 「愛和善良比智慧更重要,而由於我是善良的人,     所以我有權拒絕懷疑和批判的精神,   […] Continue reading →

《戮八狗的傳說》

戮八狗 江湖上出現了多隻樣貌好像異形的生物, 社會上人士議論紛紛,眾說紛紜,莫衷一是, 比較合理的傳說,大致上有五個: 1. 自從人類無恥劫以來,在大愛的包庇下,     戮八狗已經存在,而且勃勃成長,越來越無恥。 不少只有半桶水思考能力的人認為三國時代的諸葛亮, 應該站出來,走在軍隊的最前線, 認為齊國的孫臏和西方的霍金都是廢人一個, 戮八狗絕對不會和他們一般見識。 戮八狗明白「人蠢和半蠢都係無藥醫」! 可惜戮八狗不明白「人以類聚」, 不明白無恥而思考能力不足的人, 就會信任同樣無恥而思考能力不足的人, 做事就會留下許多漏洞,這和經驗無關。 結果大門向同道中人常開,門縫中射出痿光, 照亮了一隻樑上君燕及門縫中的蟈蟈, 據說蟈蟈由於討厭被人放置在馬屎坑內, 所以從屎花怒放的馬房裡逃出來,走進門縫中。 千萬不要忽視馬屎坑內的屎, 因為團結就是力量,而當屎賤平,供過於求, 成為最不值錢的有機肥料,屎就會團結起來, 變乾變硬變凍變涼的屎就是社會上的凍涼, 一旦團結起來,非常霸道,力量絕對不能忽視。 而由於偽知識份子一向將面子置諸真理之上, 他們的屎又濕又軟又熱,好像散沙一樣變幻莫測, 從來都不成氣候,所以一向難以團結。 俗語說「成者為王,敗者為寇」, 又說「英雄和狗雄都莫問出處」, 俗語又說「識時務者為俊傑」, 所以戰國有七雄,暗角也有七熊, 良禽和劣禽都懂得擇木而棲。 眾口皆悲的偽知識份子不能夠團結, 根本毋須問出處,因為問了出處無濟於事, 最後何嘗不是敗寇,何嘗不是擇朽木而棲。 2. 無節制、不重視道德和公益的資本主義社會,     一向鼓勵貪婪,重視經濟和傷孽活動,     重視傷孽方面的度橋,鄙視批判思維的訓練,     戮八狗的出現是佛家所說的共業。 香港一向是國際傷孽大都會, 認為任何抽象的價值都不切實際, 認為有了宗教來粉飾就不需要宗教精神, 最後香江變成了臭肛,不會內疚的傷孽中人難辭其咎。 「遠上涼山石徑斜,厲雲生處有人家。     […]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遇溺 (五)

遇溺死亡 張承凱 (1982M) 華山居士《紫微斗數新解》(聚賢館) p.91 選自《替名人算命》(台灣大方文化事業公司)p.191 1987 丁卯,六歲,在橋下燒烤,山洪暴發,被洪水沖走。 一家五口同日而逝。 口水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筆者替命造選了廿八日子時人盤, 讀者不妨嘗試起出廿七日夜子時的天盤和人盤, 或者廿九日早子時的天盤和人盤來比較一下。 首先,讀者可能立即注意到這張命盤是紫微在丑的「盤局」, 凡遇上丙干,丁干和庚干的大流年流月,都會出現羊陀夾忌! 命造一起大限,命宮差點就成「火曲羊武」惡格, 而福德宮就是「鈴昌陀武」惡格, 福德宮宮干同樣是癸,疊起了「鈴昌陀武」惡格, 命宮和福德宮宮干癸,皆令破軍化祿貪狼化忌, 前者提供了充足的水源,後者提供了窒息的可能性, 水險的星象開始現形。 遷移宮宮干丁,不但令天相「刑忌夾印」, 完成了水險的星曜組合, 而且丁干提供的流昌流曲令命宮出現「火曲羊武」惡格, 令卯宮和酉宮皆出現「鈴昌陀武」惡格, 由於六歲小童罕見會烹飪海鮮河鮮來趨吉避凶, 水險似乎無可避免。 父母皆為庚年生人,庚干令申宮「羊陀夾天梁化祿天同化忌」, 不但祿沖忌,而且陰煞同度,再加上父母宮會照「五祿哭虛吊喪」, [原局天梁化祿,父母出生年兩顆祿存及兩顆太陽化祿], 庚干又令卯宮成「鈴昌陀武」惡格, 父母宮除了是「火鈴夾天同化忌」之外, 亦隨時被「鈴昌陀武」惡格及「火曲羊武」惡格所夾, 令我們感覺到大事非常不妙,越想越驚。 丁卯流年,原局遷移宮天相「刑忌夾印」, 為午宮「羊陀夾巨門化忌」及申宮「羊陀夾天同化忌陰煞」所夾, 增加了此「刑忌夾印」天相之凶悍。 流曲在巳,令命造命宮成「火曲羊武」惡格, 流昌在酉,令卯宮和酉宮皆成「鈴昌陀武」惡格, 卯宮和酉宮分別是命造流年的命宮和遷移宮, 原局遷移宮為父親流年之遷移宮, 又為原局兄弟宮及母親宮之疾厄宮, 而同度之寡宿只不過表示父親先母親溺斃而已。 其次,酉宮又為流年兄弟宮及母親宮之疾厄宮。 最後,我們又發現丁卯流年祿存在午宮,太陰化祿在辰宮, 令原局兄弟宮及母親宮出現「五祿哭虛吊喪」, 令原局父母宮出現「六祿哭虛吊喪」, 全家一同遇難,的確可能性非常高。 再點算一下屬水的星曜: 命宮的破軍和右弼,遷移宮的天相和會照的博士。 事業宮的紅鸞。 福德宮的化科、化忌、天相、天喜。 父母宮的龍池和對宮的天同。 兄弟宮及母親宮的宮氣沐浴和對宮的巨門。 田宅宮的太陰、文曲,及會照的天同、天姚。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遇溺 (四)

遇溺死亡 張家維 (1976M) 華山居士《紫微斗數新解》(聚賢館) p.91 選自《替名人算命》(台灣大方文化事業公司)p.191 1987 丁卯,十二歲,在橋下燒烤,山洪暴發,被洪水沖走。 一家五口同日而逝。 口水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由於父母皆為庚年生人,庚干令 1.命造財帛宮[父母之疾厄宮]天同化祿變雙化忌, 並且出現「三祿哭虛吊喪」格局, 而命造福德宮有陰煞同度,借入對宮的天同雙化忌, 可見命造是福薄之人。 2.卯宮同時出現「鈴昌陀武」及「火曲羊武」兩大惡格, 而這個卯宮剛巧就是命造丁卯流年的命宮。 3.亥宮出現「火曲羊武」惡格,而且廉貞化忌是火鈴並照。 4.未宮出現「鈴昌陀武」惡格。 5.子宮出現「四祿哭虛吊喪」格局。 命造一出生,命宮和身宮的宮干就立即啟動。 身宮宮干壬,令卯宮武曲化忌兼羊陀夾亥宮廉貞化忌, 二者有如哼哈二將,互相呼應,增加了父母宮囚於水的風險。 命宮宮干甲,令酉宮出現「鈴昌陀武」惡格, 令財帛宮「羊陀夾天同雙化忌」兼出現「四祿哭虛吊喪」格局, 令卯宮「雙忌夾武曲化忌」, 而這個卯宮剛巧就是命造的田宅宮及流年遷移宮。 父母宮除了是「鈴昌陀武」惡格之外, 父母宮宮干乙令父母的田宅宮化忌,是一個壞訊號。 兄弟宮 [母親宮] 除了是昌貪曲貪惡格之外, 又借入亥宮的「火曲羊武」惡格及火鈴並照的廉貞化忌。 兄弟宮宮干癸,令父母宮破軍化祿,會照貪狼化忌, 剛巧就是水險常見的星曜組合, 只欠臨門一腳的天相「刑忌夾印」。 再數一數屬水的星曜及它們所在的宮垣: 命宮宮氣為沐浴,會照戌宮的太陰和天姚, 寅宮的天同及子宮的巨門,一共五顆屬水的星曜。 遷移宮巨門,會照龍池。 父母宮的破軍、天相,會照的右弼和化忌, 一共四顆屬水的星曜。 兄弟宮的化科, 會照天相、博士、紅鸞、天喜、右弼、文曲、化忌, 一共八顆屬水的星曜。 丁卯流年,除了令命宮出現「三祿哭虛吊喪」格局, 令原局遷移宮出現「五祿哭虛吊喪」格局之外, 同時提供了影響深遠的「刑忌夾印」天相, 而且沖起了所有「鈴昌陀武」及「火曲羊武」惡格, 所有和水險有關的星曜都列席迎接這一家五口, 要避免一家五口的悲劇,要解決屬水和屬火的星曜肆虐, 似乎只有穿上救生衣去太陽暴曬的游泳池浸水一途!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遇溺 (三)

遇溺死亡 張哲斌 (1975M) 0 華山居士《紫微斗數新解》(聚賢館) p.91 選自《替名人算命》(台灣大方文化事業公司)p.191 1987 丁卯,十三歲,在橋下燒烤,山洪暴發,被洪水沖走。 一家五口同日而逝。 筆者按: 有些子平八字的作者不分日夜子時, 只要命造出生時一過 11:00am,就當是翌日的早子時, 有些子平八字的作者則分日夜子時, 所以將命造的八字轉為紫微斗數的命盤來研究時, 必須考慮這一點。 凡是紫微斗數的命盤,當遇上子時的命造, 一個良好的習慣就是寫清楚究竟是日子時還是夜子時。 讓讀者們可以判斷有沒有定錯盤。 很明顯作者華山居士並沒有這樣做! 假使張哲斌出生於八日夜子時, 如果是天盤的話,由於是水二局,所以命盤和九日相同。 如果是人盤的話,是土五局,星盤依然相同, 但命宮換了在天盤的福德宮,所以第一個大限就遇上死劫。 由於天壽在父母宮,不能抹殺這個可能。 假使張哲斌的出生於九日,不理是日子時還是夜子時, 一家五口死劫也很清楚。 如果是九日人盤的話,土五局,武曲守命在戌宮, 第一個大限就遇上「鈴昌陀武」惡格, 疾厄宮辛干亦令命宮文昌化忌,並沖起「鈴昌陀武」惡格。 父親溺斃,要用父親的疾厄宮來解釋。 假使張哲斌出生於十日早子時, 如果是天盤的話,是破軍守命在申宮, 這個命盤的一家五口死劫也很清楚。 如果是十日早子時人盤的話,土五局,天同守命在戌宮, 一家五口的死劫不容易解釋,所以不登錄命盤出來了。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遇溺 (二)

遇溺死亡 黃玉璘 (1960F) 華山居士《紫微斗數新解》(聚賢館) p.91 選自《替名人算命》(台灣大方文化事業公司)p.191 命造原為申時生人,華山居士完全接受, 但筆者研究過申時生人的天地人盤,覺得並不符合事實, 於是又研究酉時生人的天地人盤,同樣不符合事實, 最後認為應該改作未時生人,才可以解釋一家五口同日而逝。 研究子平八字的人往往只看六個字,錯判時辰還情有可原, 但研究紫微斗數的人沒有可能弄錯時辰,貽笑大方。 1987 丁卯,廿八歲,在橋下燒烤, 山洪暴發,被洪水沖走,一家五口同日而逝。 丈夫張嘉雄 1950 庚寅年五月八日卯時。 長子張哲斌 1975 乙卯年七月初九子時。 次子張家維 1976 丙辰年十月十四日巳時。 幼子張承凱 1982 壬戌年十月二十八日子時。 口水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命造身宮破軍在寅,會祿存及「哭虛吊喪」, 可惜作者並沒有提供黃玉璘女士和丈夫張嘉雄的父母出生年次, 沒法幫助我們計算祿星的數目。 我們只知道丈夫同是庚年生人,至少多了一顆祿星。 命造命宮會照了四顆屬水的星曜:天姚、化科、龍池、博士, 而且有三顆屬水的星曜相夾,包括天同、化忌、文曲。 命造遷移宮有天姚,亦有五顆屬水的星曜相夾, 包括太陰、右弼、天同、化忌、巨門。 至於紅鸞、天喜這兩顆屬水的星曜,則在子女宮和田宅宮。 命造身宮的破軍、天相和博士,都是屬水的星曜。 會照的天姚,也是屬水的星曜, 看來水險的出現,只欠「刑忌夾印」之天相。 子女宮太陽天梁與擎羊火星同度,會照鈴星, 既是「巨火擎羊」惡格,亦是「巨鈴陀羅」惡格, 顯出會刑剋男性親人,而且事情會來得快而狠, 但逝世時間則有先後之分。 趨吉避凶的方法只有利用田宅宮的星曜來化解, 包括居住在太陽西斜的房子 [火星], 附近有著名學校 [文昌文曲巨門天同化忌三台八座], 有著名藥材店 [天梁天月三台八座], 有婚姻註冊處,婚紗店 [紅鸞天喜咸池大耗], 有新舊建築物並存 [天府及破軍相夾], 田宅宮天府化科及破軍天刑相夾,又見天官, 附近有政府機構的話更為有利。 丙戌大限,遷移宮廉貞化忌,陰煞同度, […] Continue reading →

《維克多。弗蘭克 Viktor E. Frankl》

54《金錢的好處》(五) 今年是奧地利維也納大學的神經與精神病學教授, 「意義治療法」的創辦人維克多。弗蘭克 Viktor E. Frankl (1905-03-26~1997-09-02) 逝世二十周年。 四十年前筆者的初戀女友去了美國升學,從美國寄來他的作品 從集中營說到存在主義《Man’s  Search  for  Meaning》 給筆者閱讀,這本書對筆者影響深遠,直到今天。 書中敘述他在納粹集中營中所經歷許多非常人所能忍受, 身體與心靈折磨的處境, 但卻能依憑著對妻子強烈的愛與思念,作為生命意義的核心, 使他能超越所處的困境而存活。 Life  in  a  concentration  camp  tore  open  the  human  soul and  exposed  its  depths.  Is  it  surprising  that  in  those depths  we  again  found  only  human  qualities  which  in their  very  nature  were  a  mixture  of  good  and […] Continue reading →

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遇溺 (一)

遇溺死亡 張嘉雄 (1950M)) 華山居士《紫微斗數新解》(聚賢館) p.91 選自《替名人算命》(台灣大方文化事業公司) p.191 1987 丁卯,三十八歲,一家五口在橋下燒烤, 山洪暴發,被洪水沖走,一家五口同年同月同日而逝, 遺憾的是作者沒有說出事件發生的月和日。 丈夫張嘉雄 1950 庚寅年五月八日卯時。 妻子黃玉璘 1960 庚子年六月十九日未時。 長子張哲斌 1975 乙卯年七月初九子時。 次子張家維 1976 丙辰年十月十四日巳時。 幼子張承凱 1982 壬戌年十月二十八日子時。 口水門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命宮在卯,正曜為天相,宮氣為死, 這個宮氣提示了分析者立即觀察命造的身宮及疾厄宮, 身宮破軍擎羊在酉,宮氣為沐浴,會照天姚及天刑。 身宮宮干乙,化出太陰忌入子女宮, 嚴重地加強了原本就已經會照陰煞的天同化忌的凶焰, 又令疾厄宮成「巨火擎羊」惡格。 福德宮不但是「殺臨絕地」的惡格,而且為火鈴所夾。 疾厄宮宮干丙,化出廉貞忌入遷移宮, 其中一種可能性就是水險「囚於水、水中作塚」。 口水派紫微斗數認為: 如果古書說「廉貞七殺在遷移,路上埋屍」, 那麼「廉貞破軍在遷移,水中作塚」是合理的猜測, 而「廉貞貪狼在遷移,空中作塚」亦是合理的猜測。 疾厄宮宮干丙,又令子寅午戌四宮成「巨火擎羊」惡格。 命宮及夫妻宮宮干己,令命宮會照破軍及文曲化忌; 令遷移宮,夫妻宮,福德宮,財帛宮及身宮, 皆成「鈴昌陀武」惡格。 令遷移宮,夫妻宮及財帛宮, 同時出現「鈴昌陀武」及「火曲羊武」兩大惡格, 兼有擎羊天刑強化惡格。 如果讀者對「溺斃男童 (下) 」一文還有印象, 這位先生的子女宮, 剛巧就是天同太陰在「子午卯酉十字四宮」的組合, 一旦遇上宮氣沐浴, 再會照右弼、文曲、化科、化忌、紅鸞、天喜等屬水的星曜, 亦是另一種水險之星曜組合。 子女宮太陰天同化忌會照陰煞,而且父母皆為庚年生人, 出現「四祿哭虛吊喪」的格局,主子女易有孝服。 子女宮宮干戊,不但令天機化忌沖起天同化忌, […] Continue reading →

溺斃男童 (下)

兒子溺斃 (1951F) 1987 丁卯,三十七歲,七月[戊申],兒子溺斃。 口水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子女宮為事件的主角,所以我們先聚焦在子女宮。 1. 子女宮為「巨火擎羊」惡格,宮氣為沐浴。 2. 子女宮宮干為庚,令子女的疾厄宮成「鈴昌陀武」惡格。 3. 田宅宮為子女的遷移宮,同樣為「巨火擎羊」惡格,宮氣為死。 4. 夫妻宮宮干為辛,令自己的命宮「疊祿哭虛」。 5. 身宮宮干為乙,同樣令自己的命宮「疊祿哭虛」,     兼且令午宮太陰化忌,會照戌宮的陰煞, 6. 兒子的出生年同樣是辛,令母親命宮「疊祿哭虛」。 其次,我們發現屬水的星曜雲集! 1. 子女宮的天同、太陰、紅鸞、天喜,全部都是屬水的星曜,     會照的巨門和右弼,也是屬水的星曜。 2. 子女宮宮干庚,令子女的遷移宮天同化忌,會照戌宮的陰煞,     化忌是屬水的星曜。 3. 母親的命宮就是兒子的田宅宮,有四顆和水有關的星曜:     破軍、天相、天姚和博士。 4. 子女的疾厄宮同樣有三顆和水有關的星曜:     文曲、化科、龍池。 換言之,破軍會「刑忌夾印」之天相, 固然是一種水險之星曜組合, 天同太陰在「子午卯酉十字四宮」的組合, 一旦遇上宮氣沐浴, 再會照文曲、化科、化忌、紅鸞、天喜等屬水的星曜, 亦是另一種水險之星曜組合。 丁卯流年,三十七歲,命造剛巧在甲午大限, 大限的子女宮剛巧就是原局的命宮。 甲干令廉貞破軍會擎羊天刑及「刑忌夾印」之天相。 天相「刑忌夾印」除了是水險星曜之外,亦代表疏忽大意, 而兩者可能有關! 丁卯流年,令天相兩重「刑忌夾印」,令原局祿重疊祿, 而這個祿重的原局限行「疊祿哭虛」,就是斗數中「逢」的意思。 戊申流月,流月命在戌,而戌宮剛巧就是丈夫的子女宮。 天機化忌沖起同宮的陰煞,沖起太陽巨門雙化忌, […] Continue reading →

溺斃男童 (上)

溺斃男童 (1981M) 台灣八字大師宋英成先生提供了和水險有關的八字兩個。 前一個是遇溺男童母親的八字:辛卯 壬辰 丁酉 癸卯 後一個是遇溺男童八字:辛酉 庚寅 庚申 壬午 母親 1951 辛卯年三月廿二日卯時出生。 1987 丁卯,七歲,七月[戊申],在台灣[?]丁公園游泳,男童溺斃。 我們先研究遇溺男童的命盤,然後再研究男童母親的命盤。 口水派紫微斗數命盤分析: 首先,午時出生的人只有兩個命盤。 遇溺男童的死劫告訴我們,他的命盤一定是人盤。 用死劫來定盤,是將八字轉換成紫微斗數命盤的方法之一, 讀者當然應該起出天盤來看一看。 命宮宮氣為「沐浴」,身宮正曜為破軍,會文昌化忌。 母親出生年為辛卯,不但令文昌雙化忌, 而且令身宮成兩重「鈴昌陀武」惡格。 又令卯酉二宮成「三祿哭虛吊喪」的格局: 自己流年夭折,而母親遇上兒子溺斃的孝服。 可惜宋英成先生沒有提供命造父親的出生年次, 不知道會否增添卯宮會照的祿曜數目。 命宮有三顆屬水的星曜:右弼,文曲,化科, 會照兩顆屬水的星曜:天相及紅鸞。 身宮坐破軍,破軍屬水,會照兩顆屬水的星曜:天相及天喜, 又為祿存及巨門兩顆屬水的星曜相夾。 「府相殺破狼」為「同氣連枝星」,互相影響。 水險的星曜組合似乎就只欠「刑忌夾印」之天相。 父母宮的宮干為己,化出文曲忌入命宮。 兄弟宮的宮干為丁,令田宅宮巨門化忌兼成「巨火擎羊」惡格。 可見父母皆不利命造。 戊戌大限,命宮及身宮皆成「鈴昌陀武」惡格, 而疾厄宮則為「羊陀夾天機化忌」 丁卯流年,田宅宮巨門化忌兼成「巨火擎羊」惡格。 戊申流月,流月命宮在卯,憑藉天機雙化忌沖起巨門化忌, 再沖起所有惡格。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