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批判平台》(十一)

73《2014香港學生運動》(二) [批判平台的好處] (下) ☆  團結社會上喜歡思考的人 人類的良知和思考能力,從來都沒有必然的關係,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接受過嚴謹的批判思維訓練,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能夠認識自己和管理自己,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能夠放下私怨和偏愛,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喜歡思考,亦不一定有足夠的思考能力。 人人都明白社會上有良知的人需要團結起來, 對抗社會上眾多貪婪、自私、虛偽和怕事的人, 但是從來沒有人提出過有效和持久的團結方法。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接受過嚴謹的批判思維訓練, 有良知的人不一定喜歡思考,亦不一定有足夠的思考能力。 分散的浩然正氣,分散的力量,分散的民間智慧, 有如一盤散沙,不能夠發揮正義的力量。 一個「批判平台」可以用追求真理這個理念, 把社會上喜歡思考的人凝聚和組織起來,發揮積極的作用。 當青少年接觸到社會上最優秀的頭腦, 薰陶在對真理謙卑的氣氛之下,就會有一個上望的標準, 明白甚麼叫做學和問,如何應用, 明白「假說/猜想」和「理論」的分別, 明白甚麼叫做實際,明白根基穩固的重要! 1.  團結社會上喜歡思考的人。 2.  讓「沉默大多數」中真正有思考力的市民, 在解決生活問題之後,有機會利用空餘的時間貢獻社會, 甚至參與建設一個公義的社會。 3.  吸引不怕辛苦,喜歡思考的年青人, 讓他們有機會從旁觀摩學習「批判思維」的操作, 除了間接鼓勵了年青人對真理的追求之外, 亦創造了優秀的薪火相傳環境。 優秀的薪火相傳可以避免「是非成敗轉頭空」的結局。 4.  提升了整個社會的思考水平。 5.  讓那些「沉默大多數」中未曾接受過嚴謹思考訓練, 沒有思考能力、沒有時間去思考、或者懶得思考的人, 可以倚靠有思考能力的人的「集體智慧」。 6.  不需要看廣告客戶的面色。 一旦建設了一個「批判平台」,就可以將下面這句說話, 由少數人的夢想,轉變成為大部份人的理想: Never  be  afraid  to  raise  your  voice for  honesty  and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十)

02《改變自己》2 [批判平台的好處] (中) ☆  示範「融會貫通」 從人類的知識和前人的智慧這個角度來看, 一個批判平台凝聚、團結,然後利用社會上 「有思考能力者的集體智慧」, 達到「自我修正」、「去蕪存菁」、 「精益求精,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境界。 假以時日,自然出現「融會貫通」的現象! 自有人類歷史以來, 這種境界只能夠靠百年一遇的天才去成就, 而且天才的成就, 有時只不過是一個小範疇內的成就, 有時會由於當時的知識不足, 後人還需要再批判或修訂以補其遺漏。 一個「批判平台」, 不但示範做學問的人如何「融會貫通」, 更示範了我們應該如何「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  示範「謙卑」 很多「半君子」都是「謙虛」的人, 可惜由於面子問題,「半君子」不懂得「謙卑」, 更加不會明白一個人在思考能力上的渺小。 一個批判平台,可以令我們認清個人力量的渺小, 讓我們學習到甚麼是「謙卑」。 「謙卑」humility 不同「謙虛」humbleness。 「謙虛」既可以是一種禮儀,也可以是一種工具, 不論是禮儀還是工具, 「謙虛」之中或多或少都會帶點「虛偽」。 「謙卑」既可以是一種態度,也可以是一種信仰, 由於「謙卑」和面對真理有關,和面子無關, 樂意接受「有思考能力的人的批判」, 又樂意從「沒有思考能力的人的批評」中學習, 所以「謙卑」不會和「虛偽」同流合污。 根據個人的經驗及參考別人的意見, 筆者認為有四種方法可以令我們學習「謙卑」: 1.  讀天文學 Astronomy。 2.  研讀科學的歷史和哲學。 3.  研究中國傳統的命理學 Chinese Astrology。 4.  參與一個「批判平台」的辯論。 當我們發現「批判平台」的參與者, 不但擁抱批判,而且更樂意自我批判; 就會明白這向外批判和向內自我批判這兩種行為, 才是人類真正的「謙卑」! ☆  鼓吹宗教精神、重建社會道德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九)

136《博學》2 一個「批判平台」是所有不願意腦障者的燈塔! 君子喻於道,所以追求「真」和「誠」, 君子喻於義,所以追求「愛」和「智慧」, 在「真、誠、愛、智慧」這種「宗教精神」內,我們明白 1.  每一個概念都可能有它的應用範疇,必須找出來才應用。 2.  虛偽無立足之地。 3.  只要不去為禍人間,腦障是可以接受的選擇。       每個人都有自由選擇半桶水的思維,甚至選擇愚昧。 4.  只要不去為禍人間,拒絕思考,拒絕批判,       維護自己的面子是可以接受的選擇。 所以如果一個人選擇隱居在深山,生活在純潔的世界裡, 當然可以遺世而獨立,絕拒思考一切和群眾有關的課題。 [批判平台的好處] (上) 每個人都難免會置身在需要博弈的環境之中, 除了擁有權力的人在博弈上有優勢之外, 權力相若的善人和惡人之間的對抗,就需要博弈, 而且難度相當高,因為「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歷史告訴我們,善人沒有後路可走, 因為善人一旦放棄博弈,難免會淪為惡人的奴隸。 很多俗世的所謂「好人」非常愚昧無知,又愛面子, 不承認需要匡智,不喜歡思考,拒絕培養思考能力; 而很多思考能力強的人卻選擇在灰色地帶度橋行騙, 所以嚴謹的思考能力是善人必須培育的工具。 讓筆者首先總結一下前文的論述, 再詳細說明建設一個「批判平台」的好處: ☆  釐清社會上常用的詞彙和概念 一個「批判平台」, 可以成為締造社會上大眾溝通語言的場合, 可以視為「一個社會在思考方面基礎建設」的工廠! 日常生活中及傳播媒介所有常用的詞彙和概念, 可以在一個「批判平台」之上, 釐清及確立它們的共同定義。 一旦有多個定義的話,如果不創造新詞彙以茲識別, 那麼以後傳播媒介運用這個詞彙時, 必須說明它們是在用那一個定義,避免誤導市民。 「批判平台」認為有意或無意地誤導市民, 是傳播媒介的嚴重罪行。 2014年,香港就出現了「慈母」,「拳打腳踢」, 「光明磊落」及「七俠五義」種種定義的歪曲。 既然廢油都可以回收之後「循環再食」, 錯誤的思維和語言偽術當然可以不斷地循環再用, 這個時代,若不訓練和鼓勵批判思維的話, 不少人的腦袋就成為了別人的遊樂場, 充斥著種種似是而非,經不起批判的概念。 結果不少人自動加入了「愚樂圈」, 並且在人數之中消弭了與眾不同的恐懼, 找到了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八)

87《人類必須創造烏托邦》(中)3 Birds  of  a  feather  flock  together. ☆  凝聚「集體智慧」是一個「批判平台」的工作。 俗語說「團結就是力量」。 這句說話無論是對黑、白、灰三道來說, 都是放諸四海而皆準的真理。 俗語又說「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所以如果有思考能力的人不團結起來, 必然群龍無首,群魔亂舞,世風日下, 高層次的虛偽如雨後春筍,蓬勃發展。 一般而言,影響社會意識形態的, 除了傳統習俗之外,還有有兩類人: 1.  掌握政治權力的「偽君子」,和 2.  在他們的崗位上對社會有影響力的「半君子」。 團結「半君子」,在過去是統治者的工作, 在現代理性文明社會中,已經變成了魔鬼的工作。 社會上不少道貌岸然的團體,最終走上分裂之途, 除了明顯地因為有內奸之外, 就是因為欠缺了一個內部「批判平台」, 結果出現權力和利益分配不公平, 及忽略了團體中的「半君子」所帶來的虛偽。 物以類聚,人亦是氣味相投者聚在一起。 對任何一個機構來說,「人多好辦事」不一定對, 「優秀的人才多,放在適當的位置,     令人才用得其所,才好辦事。」 所以一個「批判平台」不會接受「半君子」, 因為「虛偽」和「真誠」氣味不相投。 如果我們相信道貌岸然的人的理論, 用無疆的大愛一個一個地去說服「半君子」的話, 無疑是天方夜譚,可能要等到春蠶絲盡的那一天。 世界上已經算是「成功」的那些「半君子」, 由於自負的緣故,他們的腦袋是封閉的! 他們重視面子多於重視真理,喜歡以人廢言, 以七成真理三成歪理排斥別人的三成真理。 在「偽君子」及「半君子」充斥的世代, 不能夠再靠各自為政的精英去單打獨鬥。 如果建設了一個「批判平台」, 就可以團結有思考能力,又願意貢獻社會的人, 結合眾人的智慧,造福社會。 凝聚「集體智慧」是一個「批判平台」的工作。 「夫民別而聽之則愚,合而聽之則聖。」 《管子。君臣篇》 [集體智慧] 由於「台上裁判」和「台下評判」都要接受批判, 我們已經知道「批判平台」其實是告訴我們: 一個熱愛真理的人,完全放下個人面子還未足夠, 一個熱愛真理的人,應該連自己也不能夠完全相信!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七)

非誠勿擾 Nurturing  a   ‘nostalgia  for  eternity’ redeems  your  soul  for  it  carries  you silently  towards  the  light even  in  the  darkest  times. ( Stuart Wilde ) ☆ 「真」和「誠」是一個「批判平台」的信仰。 追求真理,是一個「批判平台」的目的, 但如果參與「批判平台」的人沒有「真」和「誠」, 怎可能迫近真理? 所以一個「批判平台」必然牽涉到對「真」和「誠」。 「真」和「誠」既是人際關係中的永恆真理, 也是一個「批判平台」的信仰! 所以不相信人與人之間需要「真」和「誠」的人, 當然不會參與「批判平台」的辯論。 Above  all,  don’t  lie  to  yourself. The  man  who  lies  to  himself  and listens  to  his  own  lie  comes  to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六)

袖手旁觀冷漠責無旁貸indifference Laziness  in  thinking  is  the  root  of  all  evils. ( Jason Ling ) [思考上的弱者] 「台上裁判」要應付的,是語言方面的小人, 至於「半君子」,就要依靠「台下評判」來應付。 同情個別弱者,照顧個別弱者,是宗教的工作; 同情整體弱者,照顧整體弱者, 避免他們的生命被一小撮道貌岸然的野心家擺佈, 才是一個「批判平台」的工作。 所以一個「批判平台」, 不會同情「後天愚蠢」的個別成年人, 也不會同情思考力不足的個別成年人, 對「好心做壞事」的「半君子」尤其嚴厲苛責。 一言以蔽之,「批判平台」認為人一旦成年, 「擺脫愚蠢」就是每個成年人自己的責任, 而「擺脫整體愚蠢」就是「批判平台」的責任。 It  is  no  measure  of  health  to  be well  adjusted  to  a  profoundly  sick  society. ( Jiddu Krishnamurti ) 歷史告訴我們,致力打擊信念相異的人, 甚至發動戰爭屠殺信念相異的人, 是宗教以往的工作,亦是極權統治者現在的工作; 一個「批判平台」則是致力打擊「後天弱智」。 一個「批判平台」不會縱容思考上的弱者, 因為思考上的弱者往往自以為是,自我感覺良好, 1.  不但會對制度暴力和罪惡袖手旁觀,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五)

74《2014香港學生運動》(三) ☆ 「台上裁判」和「台下評判」都要接受批判。 任何言論自由,如果要產生有建設的思考, 就必須接受公開批判, 不但需要有「台上裁判」執法篩走思考力不足, 充滿語言偽術,沒有誠意尋求真理的人, 更需要有「台下評判」去挑剔辯論者的假設和推論。 由於「批判平台」的目的是「迫近真理」,所以 1. 「批判平台」要求「台上裁判」和「台下評判」, 都需要公開接受批判, 2. 「批判平台」歡迎任何人從「批判平台」 所誕生的眾多雞蛋 [暫時的結論] 裡挑骨頭。 所以「台上裁判」和「台下評判」必須具備足夠的思考能力, 而且必須公開身份, 不能夠用一個委員會的名稱來讓自己躲藏起來。 根據筆者個人淺薄的經驗,十個權威有九個不肯認錯! 而且不肯認錯的權威們, 最喜歡用一個具名的委員會來隱藏成員決策的思考過程, 並且拒絕公開箇中的討論或者利益方面的討價還價, 以逃避理性的批判及保障自稱專家的成員的面子! 筆者提出的這個「批判平台」的制度,目的有三: 1.  當然是「迫近真理」, 保障社會永遠將追求真理置諸任何個人的面子之上, 因為每個人都會犯錯,思考上都會有漏洞。 2.  維持「批判平台」的高水平及可持續發展, 避免出現一般團體由於人才凋零而每況愈下的情況。 3. 「批判平台」的公信力吸引社會上最優秀的頭腦參與, 只要能夠凝聚社會上1%最優秀的人才, 就可以出現「群聚效應」critical  mass, 足以產生翻天覆地的變化,全面提升社會上的精神文明。 除此之外,「台下評判」更加任重而道遠, 因為「台下評判」需要四種「真正」的專家, 或者同時具備這四種能力的「通才」: 1. 有哲學方面修養的人。 2. 有語言學方面修養的人。 3. 有歷史方面修養的人。 4. 有科學方面修養的人。 如果每位「台下評判」都是「通才」,當然最理想, 因為可以節省不少內部討論和辯論的時間。 具備這四種能力的「通才」必然重視修養, 因為有諸內,形諸外, 所以「台下評判」往往會是一個努力認識自己的人。 Nothing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四)

74《2014香港學生運動》(三) When  you  have  eliminated all  that  is  impossible, whatever  remains  must  be  the  truth, no  matter  how  improbable. ( Sherlock Holmes ) 由於「批判平台」的目的是「迫近真理」, 所以必然重視「去蕪存菁」。 1.  思考力不足的人不會被容許賴死在平台上, 不是說他們是「蕪」, 而是因為他們的思考在當時是「蕪」是「莠」, 而是因為因為「語言偽術」是「蕪」是「莠」。 「批判平台」的門檻, 就是拒絕讓「蕪」、「莠」及「蕪術」入門, 避免擁抱愚昧思想及愛面子多於愛真理的人, 浪費平台參與者及台下聽眾的時間! 「批判平台」認為: 問道 [理] 於愚,等於問道 [路] 於盲! 2.  思考力不足,不好學,又不重視真理的人, 都有可能是山雞,山雞飛上枝頭,不可能變成鳳凰。 「批判平台」只容許鳳凰入門! 捕瘋捉蠢,篩走不合資格及濫竽充數扮鳳凰的山雞, 避免他們浪費「批判平台」的資源及污染旁觀者的視聽, 就是「台上裁判」的執法工作, 亦是「批判平台」的第一道門檻。 如果沒有一個「批判平台」矢志不移地去蕪存菁, 所謂「精神文明」和「文化保育」都只不過是口號而已。 如果沒有合資格的「台上裁判」和「台下評判」, 1.  所謂「真理是越辯越明的」只不過是一個口號,      因為辯論一碰上愛面子的參與者,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三)

74《2014香港學生運動》(三) The  philosopher  is  primarily  interested  in arriving  at  a  position  on  a  given  topic  that is  carefully  formulated,  logically  consistent, and  rationally  justifiable.  This  position may  take  the  form  of  an  explicit  argument or  a  well-formed  theory.  Whichever  it  is, it  must  be  exposed  to  his  or  her  peers to  see  whether  it  can  withstand […] Continue reading →

《批判平台》(二)

74《2014香港學生運動》(三) ☆ 只有在一個「批判平台」之上, 我們才能夠說清楚「釋出善意」是甚麼意思。 「釋出善意」是一個溫柔敦厚的詞彙, 可惜這個詞彙常常在談判之前用來打輿論戰, 因為市民不會深入思考, 所謂「釋出善意」究竟是甚麼意思。 我們知道: 只有最初有善意的人,才可以釋出善意。 有戰意的人,會釋出戰意, 有騙意的人,會釋出騙意。 所以一件有惡意和騙意的事情可以包裝充滿善意, 目的不是欺騙專家,而是欺騙愚夫愚婦, 愚弄怕事及短視怕麻煩的人。 不少金融界極之聰明的人,就是從事這些高薪的工作。 至於有善意,但愚昧的人, 往往會釋出「愚善意」,達到「好心做壞事」的結果。 因為一件事情表面上看起來好像充滿善意, 但如果不夠謹慎的話, 其中可能隱藏著百分之二、三十可以被人利用的惡意, 就好像一粒包著厚厚糖衣的慢性毒藥。 其中常見的情況就是欺騙愚夫愚婦, 一件事情有了愛之後就不需要智慧! 傳統智慧告誡我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 就是這個意思! 很多不懂得對真理謙卑的知識份子, 由於喜歡將面子和輩份置諸「道/真理」之上, 所以往往不能夠團結, 反而重視小圈子及個人利益的妖魔, 由於有共同的利益,非常有團隊精神! To  know  any  person’s  ability  to  think, always  challenge  what  he  says, and  then  observe  how  he  answers. ( Jason Ling ) 我們清楚的是: 公眾人物在公眾事務上說謊、行騙或者恐嚇, 肯定是「在公眾地方的猥褻行為」。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