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戊戌流年》(一)

%e5%b8%8c%e6%9c%9b [前言] 市面上有很多用子平八字編寫的流年通勝,似乎銷路甚佳, 否則大師傅們不會樂此不疲地年年出版通勝。 筆者去年寫過三篇《2017 丁酉流年》, 目的只是想示範一下如何用紫微斗數寫流年通勝, 由於筆者沒有打算以後再寫紫微斗數流年通勝, 所以今年再接再厲,而且會寫得更仔細, 希望能夠在收山之前盡量顯示紫微斗數在這方面的用途。 筆者寫這五篇或六篇《2018 戊戌流年》非常花時間和心血, 因為每寫完一段都需要休息一段時間才能夠繼續再寫, 而且筆者完全沒有意圖出版牟利,只想和有緣者分享, 及示範一下口水派紫微斗數如何推算流年。 筆者相信在筆者示範過之後,只要有人覺得有利可圖, 將來就會有人接手繼續再寫,發揚光大,並且出版。 言歸正傳,2018 戊戌年,西曆由 2018-02-16 開始, 到 2019-02-04 結束。 戊戌流年的四化是: 貪狼化祿、太陰化權、太陽化科、天機化忌。 1.  貪狼化祿,代表增加交際應酬,      而且會遇見到多年不見的朋友。 2.  天機化忌,代表大幅度之波動,      包括全球在天氣,政治,經濟各方面的波動。 3.  太陰化權,會照天機化忌,      代表投資方面的波動,包括樓市和股市。 戊戌流年尚有年陀在辰宮,年羊年曲在午宮及年昌在申宮, 年羊年陀年曲會照戌宮和子宮,年昌只是會照子宮。 1.  必須注意子宮和戌宮是否出現「巨火擎羊」惡格, 2.  必須注意子宮和戌宮是否出現「鈴昌陀武」惡格,      或者「火曲羊武」惡格,這時年曲和年昌就會發揮作用。 2018 戊戌流年口水派紫微斗數分析如下: 當大限或者流年遇上 ☆  紫微天相對破軍在辰戌宮, 天機化忌,巨門同度在兄弟宮/交友宮, […] Continue reading →

《紫微斗數有多難?》(三)

林杭生 Hanson Ling [再看命宮] 長兄移民美國之後每天都去游泳,又去健身。 這兩個習慣可以從他的命盤看出來。 田宅宮的破軍及對宮的天相代表和水有緣份, 田宅宮宮干丁及會照疾厄的宮氣沐浴及天姚, 都加強了和水有緣份的星象。 而遷移宮的宮干庚,令田宅宮武曲化權, 令貪狼和擎羊同度,如果不是健身就是練武。 據長兄說,健身是因為需要保護自己,避免被同學欺負。 筆者當年斗數功夫差,不懂得如何定長兄的命盤, 不懂得判斷空劫夾命的智慧,不懂得宮氣病如何趨吉避凶, 不懂得孤辰的力量,不知道他竟然可以不結婚,不生孩子, 自從筆者有了家室之累, 及希望對所有願意修行的青少年一視同仁之後, 就覺得長兄似乎比筆者更有智慧, 所以下一生人輪迴前會慎重考慮童年出家。 [再看父母宮、太陽、太陰] 1957 丁酉,長兄十歲,其時在甲寅大限,太陽化忌, 兼兩重「巨火擎羊」,流年「羊陀夾太陽化忌」, 沖起流年父母宮的巨門化忌陰煞寡宿, 而流年父母宮又會照「四祿哭虛吊喪」, 十月[辛亥],再度沖起流年父母宮「巨火擎羊」惡格, 流年父母宮的巨門祿沖忌,不但是「五祿哭虛吊喪」, 而且文昌化忌又再度沖起「羊陀夾太陽化忌」, 廿八日[乙丑],流日命宮在亥,父母宮在子, 是日父親逝世。 筆者按:謹慎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 原局父母宮同樣是重重祿曜疊起, 祿曜重重而行「哭虛吊喪」大限流年,同樣會是孝服的徵兆。 [再看兄弟宮] 長兄的生母和繼母皆在上海出生,同樣兩次離鄉別井, 移民外地,第一次兩人都是移民來香港, 其後生母再移民美國,而繼母則再移民加拿大, 可見兄弟宮 [母親宮] 對宮的天府, 的確優於兄弟宮的火鈴夾廉貞化忌七殺。 生母和繼母皆是基督徒, 而繼母更是躬身力行,極之虔誠的基督徒, 移民加拿大之後依然在教會中做義工。 生母再移民美國的時間,剛巧就是1990庚午年, 其時長兄在戊午大限,雙祿會照原局及大限的兄弟宮, 而大限兄弟宮的田宅宮在申,剛巧是天機雙化忌, 踏入庚午流年,剛巧是「羊陀夾天機雙化忌」, 而原局兄弟宮的田宅宮在辰,剛巧是天同化忌, 又沖起大限兄弟宮的田宅宮, 四弟移民澳洲的時間,剛巧就是1989己巳年, 其時長兄剛剛進入戊午大限,流年文曲化忌, 沖起兄弟宮的田宅宮「羊陀夾天機雙化忌」, 生母和四弟都在這個大限移民, 紫微斗數的神奇預測能力,的確會令人拍案叫絕。 除此之外,長兄的兄弟宮「火鈴夾廉貞化忌七殺」, 所以兄弟姊妹緣份薄弱,而由於長兄和繼母同住, 自小與兄弟及母親分離,緣份的薄弱由軟剋來顯示, […] Continue reading →

《紫微斗數有多難?》(二)

林杭生 Hanson Ling [再看命宮、父母宮、兄弟宮、太陽、太陰] 紫微屬陰土,在父母宮主母多父少, 而同宮的貪狼的「數」是單數:三、五、七、九… 所以紫微貪狼在父母宮,一見桃花諸曜, 往往至少有三母,但星象不一定是指父母有外遇, 因為方程式可以有很多不同的解, 所以研究紫微斗數,必須具備開放的心胸。 長兄的生父及生母均生於丙年, 兄弟宮 [母親宮] 火鈴夾廉貞化忌七殺, 太陽太陰均有煞曜同度及會照, 何以生父和二伯父皆早逝, 但生母和繼母皆身體健康而且長壽? 1.  長兄命坐孤辰,孤辰既代表自己,亦代表父親。 2.  太陰見煞,兄弟宮不吉,一般主母先逝。 筆者按: 沒有錯,二伯父就是因為前妻逝世,再娶繼母。 即是大媽早逝,繼母是填房。 所以長兄雖然並非偏房所生,但繼母卻是填房。 3.  兄弟之中有人患上呼吸系統疾病,所以已經用了惡煞。 筆者按: 長兄的命盤亦反映了筆者的存在, 因為筆者剛巧就是這位兄弟,三歲就患上哮喘之疾。 兄弟宮會照了「君子淑女星曜」:天魁天鉞天空月德天德, 所以筆者常常得到靈界的引導,好處數之不盡。 而筆者接觸的朋友,雖然大部份時間限於網絡之上, 但絕大部份都是宗教、哲學、玄學人士。 4. 姊姊中有人剛巧就是廉貞七殺守命, 而且有幸移民外地,達到趨吉避凶的效果。 筆者按: 長兄的命盤亦反映了二伯父和繼母所生的姊姊, 姊姊剛巧就是廉貞七殺守命,會照地空、地劫, 同樣是修行人士,同樣對宗教和玄學有興趣, 而且有幸移民外地,達到趨吉避凶的效果。 紫微斗數的星象,竟然可以配合得如此天衣無縫! 5.  火鈴夾廉貞化忌七殺,剛巧在太陽的疾厄宮。 6.  生父和二伯父皆早逝,兩位母親已經承受了大部份的刑剋。 7.  與太陰化權同垣的化忌和鈴星, 它們的凶焰有互相抵消的作用。 筆者按: 長兄的繼母 [筆者的姨母] 在2015年逝世,享壽一百零一歲, 長兄的生母仍然在生,今年已經九十二歲,身體健康。 陰宅風水和遺傳可能和長壽有關, 筆者只懂用斗數看陽宅風水,對陰宅風水不敢置喙。 至於遺傳方面,筆者知道外祖父乃陶淵明後代, […] Continue reading →

《紫微斗數有多難?》(一)

林杭生 Hanson Ling 初學紫微斗數,不論是參加課程還是決定自學, 當然從自己及親人的命盤入手最好,但有兩個難題: 1. 可能定錯命盤,影響到以後的學習。 2. 可能遇上十分困難的命盤,當時無法解釋。 所以初學者最好先有至少一張可靠的命盤來入手。 紫微斗數有多難?這個問題的確不容易回答, 因為紫微斗數有時很容易,命盤清晰易讀易解, 所以當一位初學者遇上大量這些命盤時, 就會覺得自己學有所成,天下無敵,已臻高手行列。 可惜有時紫微斗數卻可以十分刁鑽,極度困難, 一張命盤可以非常複雜,有很多障礙思考的絆腳石, 極具挑戰性,並不容易簡單解讀, 學者必須謙虛地詢問命造真實的情況究竟如何, 否則真相難以大白。 所以懷抱對真相謙卑的精神, 一向是紫微斗數研究者需要學習的第一課。 可以這樣說,如果沒有明師教導的話, 即使一張至親的命盤,可以看二十年也沒法看得透徹! 看一張命盤,或者定一張命盤,既需要有信心, 但亦需要有「戰戰兢兢,如履薄冰」的謹慎, 這是紫微斗數研究者需要學習的第二課。 以下這張令筆者汗顏不已的命盤, 是筆者長兄林杭生的命盤。 筆者很早就用各種方法定了盤,知道絕對不會錯, 但由於沒有明師指導,又沒有秘笈, 當年筆者初學紫微斗數,受中州派著作的蒙蔽, 不但定盤能力膚淺,而且根本不知道: 1. 命造父母的斗數出生年次會修訂他的命盤。 2. 原來各宮的宮干四化確有其事。 所以筆者竟然花了近二十年的時間, 才能夠解釋長兄命盤其中的所有關鍵。 如今回顧,唯一能夠令自己安慰自己的是, 由於冥冥中有靈界的協助和帶領, 當年並沒有選擇在香港的中文大學學籍, 或者台灣國防醫學院的錄取往台灣升學, 而是選擇了前往美國「優思博客來」讀大學。 大學裡的挑戰和自己對自己苛刻的要求, 既選修理科,又自修哲學、心理學和社會學, 其後在中大教育學院又自修科學的哲學和歷史, 結果筆者汲取到西方文化及東方文化二者的精華: 1.   懷疑和批判的精神。 2.   批判精神不單要向外,還要向內自我批判。 3.   解決複雜問題所需要的森林思維和根源思維。 4.   […] Continue reading →

《平庸者四十條登山寶訓》

05《無知》(五) (3) Incuriosity 人生中似是而非的說法非常多, 平庸者至少有四十條令人刻骨銘心的座右銘: ☆ 凡是個人沒有能力解決的事情,要用平常心來面對,     不必盡人事,不必未雨綢繆,要順其自然! ☆ 世界本來就是痛苦的,人生艱辛曲折必然,     得過且過就好,追求智慧只會招至更具挑戰的人生! ☆ 遇事處之泰然,不必浪費精神去思考事情的教訓,     因為事情千變萬化,這次的經驗下次未必能夠應用。 ☆ 歷盡滄桑,一般人都沒有能力徹底領悟,     所以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朝散髮弄扁舟,就是智慧。 ☆ 人生得意須盡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所以得意之時處之淡然,不是愚蠢就是野心大。 ☆ 人生毋須努力,命裡有時終須有,命裡無時莫強求。 ☆ 人生失意之時不滿和埋怨,只是苦了自己,     能夠坦然面對,安靜地接受既定的事實,這就是智慧。 ☆ 意見的好壞只有輕微的差別,所以用人數來決定意見,     是非常民主的做法。 ☆ 活在別人的掌聲中,就是成功的人士。 ☆ 擁有和自己同樣虛偽的知心朋友,永遠不會寂寞,     所以是一種福氣。 ☆ 沒有真正的欲望,就沒有真正的滿足,     要求很少的人,一定不會快樂。 ☆ 年青時不要怕吃虧,不要怕吃苦,不要怕吃苦時弄成傷殘。 ☆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大事和小事之分, […] Continue reading →

《財富這個概念》(四)

42《基督教裡的宗教精神》(四) [朋友究竟是財富還是負資產?] 朋友究竟是財富還是負資產? 完全視乎我們所交的是怎麼樣的朋友。 一旦交上愚蠢的朋友,虛偽的朋友,諂媚的朋友, 重視面子和輩份多於重視理性的朋友, 擁抱迷信或者經不起批判的信念的朋友, 常常喜歡度橋在灰色地帶行騙的商人朋友, 不但會成為負資產,而且會不時提供負能量。 至於思考能力不足又自視為充滿愛心的朋友, 表面上提供的似乎是正能量,但一次意外足以致命。 最重要的概念其實是「朋友是會變的」, 凡是是選擇在「中性循環」裡徘徊的朋友, 由於擁抱虛偽這個普世價值,變的機會非常大, 重新評估我們的朋友,的確是人生中重要的功課。 參考:《交友的學問》(上) 《交友的學問》(下)  [快樂和幸福] 快樂和幸福其實是不同的概念: 「身體  body」感官得到的是實質感官的快樂, 「我  ego」得到的是抽象的快樂, 「心靈  soul」得到的是抽象的幸福。 雖然金錢買不到幸福,但金錢的確可以買到快樂! 快樂當然有程度之分: 1.  Cheerful/Pleased/Glad 愉快的 例如認識一位好人,例如冗長的會議終於結束。 2.  Delighted/Thrilled/Joyous 非常愉快的 例如碰上一位偶像,例如和多年不見的朋友重聚, 例如可以暫時放下工作,例如親人得到非凡的成就。 3.  Joyful/Ecstatic/Blissful 欣喜若狂的 例如碰上一位古代或者還在生有智慧的長者。 4.  Transcendent/Peaceful/Simple 幸福的 通過修行,追求「道/智慧」,降低物質欲望, 而達到「淡泊明志,寧靜致遠」的境界。 追求「道/智慧」的修行者,竭力保守自己的心, 靈界通常會差遣貴人及「不淑貴人」來作正反的指導, 所以修行者每次祈禱時都是貪婪地祈求更多的智慧, 期望能夠更加接近「太初的道/智慧/神」, 這種貪婪往往都能夠如願以償。 哲學家一向關心幸福,不關心快樂 所以哲學家常常問的兩個問題就是: How  should  we  live? […] Continue reading →

產厄

產厄 (1962F) 鍾義明《現代命理與中醫》(下冊) p.360 作者提供的資料: 1. 家庭主婦,體型瘦削。 2. 丈夫開中藥店。 3. 長女1985乙丑年三月二十五日丑時[2:38am]出生。 4. 長子1986丙寅年五月十三日卯時[5:30am]出生。 5. 次子1987丁卯年十月六日辰時[9:00am]出生。 生長子後陰道大量出血,幾死。 1986,丙寅,二十五歲,大限命宮依然在卯。 丙寅流年命宮在寅。 甲午流月,命宮在午。 甲午流日,命宮在午。 丁卯流時,命宮在酉。 口水派紫微斗數分析: 筆者估計,命造體型瘦削原因有三, 其一應該是身宮的擎羊, 其二是疾厄宮顯示胃納欠佳, 其三是由於行兩個癸干的大限。 由於欠缺命造父母的出生資料, 此例天、地、人盤都能夠看到死劫, 讀者不妨起出天、地、人盤各一張來比較一下。 1.  筆者首先放棄地盤, 是因為地盤顯示命造的腸胃和肺兩方面的問題, 嚴重過產後陰道大量出血。 2.  如果其後丈夫有外遇,另有子女,就選天盤, 而且天盤似乎死於交通意外多於出現產厄。 3.  丈夫開中藥店,有可能是克紹箕裘。 4.  紫微在卯的盤局,弱點在亥宮。 凡遇上壬干大限或流年,該宮垣一定出現狀況, 有時是骨骼受傷,有時是盆骨受傷,有時是生產困難。 原局疾厄宮「羊陀夾武曲化忌破軍」,剛巧亦是流年子女宮, 可見問題一定和子女有關,子女骨骼受傷是其中一個可能性。 5.  筆者暫時選擇人盤,原因有三: 天府化科在子女宮,會照魁鉞輔弼昌曲,代表子女眾多, 而且至少其中會有一人有名氣,筆者估計是長女。 命造生長子後大難不死,又鼓起勇氣再生次子, 就知人盤的可能性最大。 身宮的太陽代表血,太陽化忌容易大量出血。 如果讀者還記得[人體方位圖],就知道星盤中的子宮, 代表陰部。 羊陀夾太陽化忌見煞,就象徵陰部大量出血。 參考:《斗數宮垣常用詞彙》  這位女士的長女、長子及次子的命盤如下, 請讀者們注意1986年各命盤中的星象, […] Continue reading →

神經系統疾病

神經系統疾病 (1951F) 道機《大道無境》(圓方)  p.164-175 作者提供的資料: 命造在中國大陸出生。 家境極度貧窮,所以第一個大限只曾短暫讀過幾年書, 不久便成為「紅領巾」隊長,代表學校參加活動, 成為學校風頭人物,每年都獲得獎學金,無需繳付學費。 奈何由於家境極度貧窮,母親為了讓弟弟入學, 甲午大限還未完成小學課程, 一入乙未大限就要從事農務幫補家計。 父親則在期間離家出走,二十多年杳無音訊。 1982 壬戌,三十二歲,在香港登報尋父, 再經親友幫忙下,才得以父女重逢。 身型矮胖結實,身高大約150公分。 眼、面俱圓。前額高窄,鼻樑低扁,準頭圓潤。 下頜略為前突,堅實有力。 口水派紫微斗數分析: 丙申大限,大陸開放,結婚生子,並在香港定居, 一邊工作,一邊相夫教子,生活艱苦。 大半生從事餐飲業樓面服務工作。 筆者按: 1. 命造命宮見火星,父母宮見鈴星,主與父母分離。 第一個大限命宮宮干為甲,化出太陽忌入父母宮, 而父母宮宮干為乙,又見寡宿,不利母親, 故知命造一定是與父親分離。 父母宮無正曜,又有文昌化忌,父親離家出走, 及其後移居香港,全皆符合星曜性質。 2. 夫妻宮宮干壬,化出武曲忌入夫妻之財帛, 又有火星和陰煞同度,成「火曲羊武」惡格, 命造福德宮宮干丙,廉貞自化忌,會陰煞, 影響到三方夫妻宮的婚姻,代表出外運的移的遷移宮, 而空劫又臨財福之鄉,夫妻二人生活艱苦是必然的。 還有一點注意,就是命造田宅宮宮干丁, 令命造的福德宮羊陀夾巨門化忌。 3. 丙申大限,剛好就是廉貞化忌會陰煞, 又沖起「火曲羊武」惡格,也許生活艱苦就是趨吉避凶。 4. 命造命宮有天廚,會照擎羊、火星, 如果在中國大陸學廚藝,來香港之後應該可以做廚師, 不需要屈就做樓面服務工作。 5. 命造身型矮胖結實,符合身宮天府的性質, 加上兄弟宮宮干癸,化出祿存入身宮, 所以身型應該是遺傳自母親。 而命造身材不高,鼻樑低扁, 則符合身宮武曲形小及見煞的性質。 6. 表面上看來,父母宮宮干為乙, 令父親的財帛宮見到三顆祿星,不應該會貧窮。 父親極度貧窮,是因為父親的田宅宮, 令父親的福德宮羊陀夾天機化忌, […] Continue reading →

《車禍實例 17》

死於交通意外1 (1898M) 正翁《洩漏天機》(勤+緣出版社) p.137-139 八字:戊戌、辛酉、壬寅、辛丑 1936 丙子,三十九歲,車禍死亡。 筆者按: 這本書出版1994年8月, 所以如果讀者忽略了這個因素, 就會將八字轉換成: 1958 戊戌年八月十日丑時。 而車禍死亡的年份就變成了1996的丙子年, 一個作者需要穿越時空才知道的結果。 口水派紫微斗數分析: 命宮宮氣為絕,做事一意孤行。 遷移宮有火星,疾厄宮火鈴夾,容易有交通意外。 遷移宮宮干甲,令巳宮「羊陀夾太陽化忌」,不利男性﹐ 由於命宮見火鈴,主早離父母, 代表母親的兄弟宮有寡宿,宮干己令兄弟宮「天機天梁擎羊會」, 父母宮宮干辛令羊陀夾文昌化忌,令父母之疾厄「鈴昌陀武」, 主父親早逝,所以巳宮「羊陀夾太陽化忌」就代表自己! 估計車禍發生在農曆八月[丁酉]的一個壬日, 癸亥大限命宮在亥, 丙子流年命宮在子,疊祿哭虛吊喪, 大限羊陀夾流年命宮廉貞化忌,陰煞同度, 「鈴昌陀武」入原局命宮及流年命宮, 「火曲羊武」入原局身宮, 丁酉流月命宮在丑, 1. 丁干令大限命宮雙忌及空劫夾巨門化忌, 破了原局的田宅宮, 2. 令原局疾厄宮「巨火擎羊」, 3. 令流年命宮三祿哭虛兼天相「刑忌夾印」, 二日壬寅,十二日壬子,二十二日壬戌,都可能是出事的日子。 Continue reading →

《財富這個概念》(三)

232《財富這個概念》(三) 印順 最後,讓我們來探究一下「心靈  soul」的財富。 「心靈  soul」的財富,和哲學上的「生命質素」有關, 英文可以稱為  achieving  personal  fulfillment, 或者  achieving  personal  actualization  of  potential, 而一個人的「生命質素」就直接影響到他的「生活質素」。 「我  ego」和「心靈  soul」都重視「身體  body」的健康, 都照顧「身體  body」的健康,休息和身心平衡 replenishment。 心靈當然也需要和同道中人交流、需要吃喝玩樂、聽音樂、閱讀, 包括從自私自利出發的宗教精神「真、誠、愛、智慧、勇氣」, 包括從公眾利益出發的「物質布施」和「智慧布施」。 修行圓滿者明白「醫生難醫命終之人,佛陀難渡無緣的眾生」, 但本著愚公移山的精神,知其不可為而為之, 會追求「制度布施」,改變自己能力範疇內可以改變的制度。 一旦權力夠大,甚至會嘗試改變整個社會的制度, 令社會的意識形態走向善性循環, 甚至開創一個能夠令監管制度正常運作的平台, 讓制度可薪火相傳,可持續改善,可持續發展,為萬世開太平。 從「心靈  soul」的角度來看,在制度不完善的國家, 一個人必須擁有最起碼的「物質財富」, 才可以照顧「身體  body」的健康和安全, 如果希望無後顧之憂,有更多的時間在家修行及布施, 就需要更多的「物質財富」,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 Not  what  we  have,  but  what  we  enjoy, constitutes  our  abundance. ( Epicurus ) 當擁有最起碼的「物質財富」之後, 「心靈 […]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