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災樂禍》

Freedom  is  nothing  but  a  chance  to  be  better.
( Albert Camus )

人類生活在一個理性及和諧的社會中,
需要至少下列十三種自由:
思想自由,言論自由,經濟自由,行動自由,
結社自由,學術自由,戀愛自由,宗教自由,
有理據歧視的自由,有理據尊重的自由,
監察政府的自由,免於暴力的自由,和幸災樂禍的自由。

而上述這十三種自由當然不能夠包括:
欺騙的自由,偷竊的自由,強盜的自由,洗腦的自由,
罔顧公眾利益的自由,和污染環境的自由,
所以一個理性及和諧的社會,
必須保障懷疑和批判的精神,建設一個批判平台,
讓社會上的智者能夠為理性及和諧出一分力,
因為凡是經不起批判的信念和意識形態,隨時都會破滅。

這樣的社會當然是一種理想,但並非不能夠達到。

What  luck  for  rulers  that  men  do  not  think.
( Adolf Hitler )

In  everything  one  thing  is  impossible:
rationality.

( Friedrich Nietzsche )

Nothing  has  been  purchased  more  dearly  than
the  little  bit  of  reason  and  sense  of  freedom
which  now  constitutes  our  pride.
( Friedrich Nietzsche )

參考:
《人類必須創造烏托邦》(上)
《人類必須創造烏托邦》(中)
《人類必須創造烏托邦》(下)

筆者今天要討論的是一般人忽略的幸災樂禍的自由。
幸災樂禍究竟是正常還是不正常,道德還是不道德,
合理還是不合理的態度,視乎事件中的不幸者是誰而定。

Don’t  grieve.  Anything  you  lose
comes  round  in  another  form.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有勵志者告訴我們:
當年毛澤東和希特勒逝世,
我們發現那些曾經垂死掙扎,在虎口裡逃生的人,
和被他們折磨而死的人的家屬,他們都非常高興,
幸災樂禍,熱烈地彈琴熱烈地唱歌,很沒有修養。
他們聽到掌權的貪官污吏、惡人和無恥者患上癌症,
同樣心花怒於放,高興地互相奔走通報,
一起大肆慶祝,氣氛尤勝過生日,過聖誕節,
呷啤扭耳過西方新年,或者大派利是過農曆年。
勵志者告訴我們:尤有甚者,
極權者的摯愛親人遭逢意外、疾病或者甚至死亡,
他們亦同樣幸災樂禍,甚至用英語在社交媒體中說:
You  made  my  day.  I  had  a  great  day.
Now  I’m  so  happy.  It’s  fiesta  time !
Did  you  know  that  frowning  not  only  ages
but  also  uses  more  muscles  than  laughing ?
They  count  it  as  one  of  their  blessings,
laugh  out  loud  because  they  believe   it
will  increase  heart  rate,  reduce  stress,
upgrade  their  immune  systems  and  help  them
fight  against  virus  and  bacterial  infections.

這些說話足以證明他們的品格低劣。
因為無惻隱之心,非人也,幸災樂禍者,非人也!
他們認為對戰場上公開的敵人幸災樂禍,非常合理,
只有愚昧的人和自以為有大愛的虛偽者,
才會認為是不道德,顯示出他們刻毒和涼薄的品性,
這絕對是錯誤的想法,是冒犯性的歪理。
他們還仿傚古代的莊子,一起鼓盆而歌,
then  they  hug  each  other  and  sing.

起來!不願做奴隸的人們!
把我們的血肉,築成我們新的長城!
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
每個人被迫?發出最後的吼聲。
起來!起來!起來!
我們萬眾一心,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
冒著敵人的炮火,前進!前進!前進!進!

孩子問:誰還未覺醒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RNbXLbHrMds

悲慘世界終曲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uDJQOtLz6K8

他們並且引用聖經說:
我報給你們大喜的信息,是關乎萬民的」,
等於在毛澤東和希特勒親屬的傷口上灑鹽,
非常惡毒和不道德,必須立即用極權者的輿論機器,
極權者的奴才走狗一起發聲,嚴厲譴責,以儆效尤,
甚至利用極權者所修訂的法律,擁護極權者的法官,
令他們身陷囹圄,
因為得寸進尺,無所不用其極,一向是極權者的信念。

What  really  raises  one’s  indignation
against  suffering  is  not  suffering  intrinsically,
but  the  senselessness  of  suffering.
( Friedrich Nietzsche )

擁護極權者的教育界人士認為,
這種情況的發生足以證明數十年來教育的失敗,
導致人性泯滅,不仁不良,社會道德淪亡,
連祖宗都不會饒恕他們,一眾禽獸亦看不過眼!
應該從此由幼稚園開始加強洗腦教育,
因為只要洗腦成功,就能夠令大部份青少年暫時,
甚至令屬於下愚的青少年永久失去獨立思考的能力。

毛澤東和希特勒運用教育界一向非常重視的團隊精神,
讓和他們同心同德、仇恨心重的人非常團結,
讓圍繞在他們身邊,非常崇拜他的人忠心耿耿,
攪出了震撼人心的文化大革命和納粹黨,傳誦千古,
亦是當年許多紅衛兵和納粹黨人珍貴的童年成長的回憶。
令無數自卑、庸俗的人,和乳臭未乾的崇拜者和追隨者,
都得到了自尊,甚至變得自大,的確功德無量。
毛澤東殺地主,抄他們的家時非常高興,西方稱為 LOL,
乳臭未乾的紅衛兵也喜歡這種簡單、直截了當的娛樂。

All  things  are  subject  to  interpretation
whichever  interpretation  prevails  at  a  given  time
is  a  function  of  power  and  not  truth.
( Friedrich Nietzsche )

勵志者認為不論任何階層及政治立場,
包括共產黨和納粹黨的領導人在內,
都應該以同理心及惻隱之心看待自己的人民。
他們不明白人各有性格,各具個人的魅力,
毛澤東和希特勒健康非常好,即使人格非常差,
也不要緊,因為他們的人格與我們無關。
我們既不羨慕,也不嫉妒,既不模仿,也不攀比,
但我們應該維護他們盡情發揮自己的長處的權利,
讓他們盡量展現他們的魅力,
因為找一位所有人民都滿意的領導人都幾難!

擁護極權者的基督教牧師,也引用聖經經文告訴我們:
「在上有權柄的,人人當順服他,
    因為沒有權柄不是出于神的,凡掌權的都是神所命的。
    所以抗拒掌權的,就是抗拒神的命;抗拒的必自取刑罰。
    作官的原不是叫行善的懼怕,乃是叫作惡的懼怕。
    你願意不懼怕掌權的嗎?
    你只要行善,就可得他的稱贊,
    因為他是神的用人,是與你有益的。
    你若作惡,卻當懼怕,因為他不是空空地佩劍。
    他是神的用人,是伸冤的,刑罰那作惡的。
    所以你們必須順服,不但是因為刑罰,也是因為良心。
    你們納糧也為這個緣故,
    因他們是神的差役,常常特管這事。
    凡人所當得的,就給他;
    當得糧的,給他納糧;當得稅的,給他上稅;
    當懼怕的,懼怕他﹔當恭敬的,恭敬他。」
《羅馬書 13:1-7》

但極權者和他們的奴才都明白:
神已經不再理會世界上的事務,
的確有可能一如尼采所說,神已經死了!

God  is  dead.  God  remains  dead.
And  we  have  killed  him.
Yet  his  shadow  still  looms.
How  shall  we  comfort  ourselves,
the  murderers  of  all  murderers ?
What  was  holiest  and  mightiest  of  all
that  the  world  has  yet  owned
has  bled  to  death  under  our  knives;
who  will  wipe  this  blood  off  us ?
What  water  is  there  for  us  to  clean  ourselves ?
( Friedrich Nietzsche )

和他們的奴才崇拜邪惡的靈界,
他們不介意無恥,不介意人格低劣,不介意出賣心靈,
他們都想在燦爛的陽光下做  son  of  a  beach
他們不相信有正直善良,不會睡覺的靈界,

問題是很多晢學界、宗教界人士和修行者都相信:

Be  bold  and  mighty  forces  will  come  to  your  aid.
( William Benjamin Basil King )

Respond  to  every  call  that  excites  your  spirit.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
( Friedrich Nietzsche )

When  you  go  through  a  hard  period,
When  everything  seems  to  oppose  you,…
When  you  feel  you  cannot  even  bear
one  more  minute,  NEVER  GIVE  UP!
Because  it  is  the  time  and  place
that  the  course  will  divert!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勵志者教導我們,一個人每天有三種選擇:
他可以選擇心情愉快,沒有任何禁忌,
可以選擇心境澄明,情緒方面沒有任何漣漪,
也可以選擇心情惡劣。

If  you  want  to  be  happy,  be.
( Leo Tolstoy )

Happiness  does  not  depend  on  outward  things,
but  on  the  way  we  see  them.
( Leo Tolstoy )

No  one  is  in  charge  of  your  happiness  except  you.
( Regina Brett )

Change  your  thoughts  and  you  change  your  world.
( Norman Vincent Peale )

毛澤東和希特勒都是有江湖地位的殺人專家,氣勢零仁,
殺人時眼睛也不會眨一下,心裡也不會起漣漪,
因為有眾多的奴才代勞,他們絕對不會直接看見,
而且
他們非常樂觀,殺了許多敵人之後,
懂得選擇心情愉快,哈哈大笑,這就是活在當下的智慧,
只有愚蠢人才會說智慧之中必須有愛。

It  is  natural  for  some  men  to  help  and  to  love
one  another,  it  is  also  natural  for  other  men
to  torture  and  to  kill  one  another.  Belief  is  a
powerful  attitude  that  works  wonders  for  both
types  of  men  and  makes  impossible  things  possible.
( Jason Ling )

There  are  heroes  in  evil  as  well  as  in  good.
( Francois de La Rochefoucauld )

拒絕作任何道德判斷的思想家告訴我們,
毛澤東較之希特勒更偉大,因為毛澤東不但殺的人更多,
而且毛澤東殺的是所謂血濃於水,自己的人民,
但希特勒殺的則是外國人,
況且毛澤東殺的中國人又遠遠超過希特勒殺的外國人。
但無論是願意或者不願意被毛澤東和希特勒殺的人,
都是犧牲小我,完成大我的英雄!
況且被殺的人都已經死了,血也涼了,
為何還要苦苦追究?為何不能夠放下,為何還要譴責?
香港有一位書法家告訴我們,無論是毛澤東還是希特勒,
他們殺了許多人之後,明天破曉時候,太陽將照常升起。
真想不到香港所有擁抱「殺無赦」的意識形態,
原來不是奈河橋上排隊的河軍妖發明,原來都是來自他們。

Believe  in  yourself !  Have  faith  in  your  abilities.
Without  a  humble  but  reasonable  confidence  in
your  own  powers  you  cannot  be  successful  or  happy.
But  with  self-confidence  you  can  succeed.
A  sense  of  inferiority  and  inadequacy  interferes  with
the  attainment  of  your  hopes,  but  self-confidence
leads  to  self-realization  and  successful  achievement.
( Norman Vincent Peale )

極權者和他們的奴才只相信槍桿子,非常依賴制度暴力,
但想不到打倒了一個頑固份子之後,餘下者竟然會變得更強勁。

「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老子》(第七十四章)

One  should  die  proudly  when  it  is
no  longer  possible  to  live  proudly.
( Friedrich Nietzsche )

老子教導我們:禍福相倚伏」。

The  cure  for  pain  is  in  the  pain.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These  pains  you  feel  are  messengers.
Listen  to  them.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The  wound  is  the  place
where  the  Light  enters  you.
( Jalaluddin Mevlana Rumi )

When  there  is  no  enemy  within,
the  enemies  outside  cannot  hurt  you.
( African proverb )

心理學家常常鼓勵用「我們」這個詞彙來拉近彼此的距離,
但「我們」是一個相當曖昧的詞彙,好人和壞人都喜歡用:
1.  蠱惑者固然喜歡用「我們」。
2.  用人數來決定真理的人會用「我們」。
3.  極權者和他們的奴才肯定會用「我們」。
這就是老子所說的「禍福相倚伏」道理的一個好例子。

如何在大自然之中生存已經不是人類的問題,
如何在極權社會之中生存,才是現實的問題。
佛教徒如何在極權社會中生存?

如何面對它?如何接受它?如何接受它?如何處理它?
愚公移山?以卵擊石?最後,又如何放下它?
佛教徒可以做駝鳥嗎?佛教徒可以做騎牆派嗎?
佛教徒需要思考大愛嗎?
如今常的既有隱形富豪的物質布施,
亦有哲學家的智慧布施,但卻非常欠缺制度布施。
要是制度不改變的話,說希望大家多一些歡笑的善心人,
只不過是希望而已,這個希望其實不切實際。
政治、經濟和教育三大制度都控制了人類的自由度,
佛教徒需要思考制度布施嗎?

佛教徒在極權社會中是選擇做雞蛋還是選擇做高牆?
佛教徒可以和極權者及他們的奴才同流合污嗎?

In  individuals,  insanity  is  rare;
but  in  groups,  parties,  nations  and  epochs,
it  is  the  rule.
( Friedrich Nietzsche )

Hope  in  reality  is  the  worst  of  all  evils
because  it  prolongs  the  torments  of  man.
( Friedrich Nietzsche )

只有接受和保障社會上懷疑和批判的精神,
凝聚智者的集體智慧,然後一起努力不懈地改善社會制度,
人類才有希望出現一個理性及和諧的社會,
才有希望出現 Land of Hope and Glory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_ROlkMOL9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rel="">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