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者的四十二條登山寶訓》

  修行者必須具備一個開放的胸懷,
     避免接受任何先入為主的信念。

《羯臘磨經》

勿因耳聞而輕信,道聽塗說本無稽;
不以傳統而妄信,歷代傳說多謬奇;
眾人謠言不可靠,毫釐之差失千里;
迷信教條未見安,經典所載非無疑;
師長訓示固可貴,懾信權威非所宜;
凡事合理方可信,且需益己復益人;
必俟體察分析後,始能虔信並奉行。

☆  修行者維持童真、好奇心、終身學習的精神和態度。

05《無知》(五) (3) Incuriosity

  修行者堅持用「如是觀」觀察真實世界的人、事、物。

Insist  on  observing  real  people,  real  events
and  real  things  in  the  real  world.

☆  修行者明白修行和做學問相同,有如逆水行舟,不進則退。

Therefore  you  shall  be  perfect
just  as  your  Father  in  heaven  is  perfect.
(Matthew 5:48)

☆  修行者追求卓越,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Always  consider  yourself  as  a  work  in  progress.

每天都有進步,每天都是完成,每天都有成就。

參考:《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 

☆  修行者必須堅持對「道/真理/智囊」謙卑,
     將個人的面子和輩份置諸「道/真理/智囊」之下,
     因為「道/真理/智囊」才是一切「正能量」的來源,
     才是人生的崎嶇路途上一張可靠的地圖,
     才是大海行中的指南針和黑夜裡的燈塔,
     才是萬馬奔騰的河水上一道可以安全抵達彼岸的橋樑。

☆  修行者只需要對「道/真理/智囊」謙卑,
     但不一定要對所有人謙虛,不一定要對半知識份子謙虛,
     因為濫竽充數的半知識份子有如汗牛充棟,實在很多。
     修行者更加不會對偽君子、偽教徒和偽知識份子尊重。

☆  修行者對追求「道/真理/智慧」的貪婪永無休止,
     永不放棄,永不轉軑,永不言敗。

換言之。修行者的家就是「道/真理/智慧」,
修行者的人生觀就是「如是觀」,既不盲目樂觀,
亦不會悲觀,因為已經建設了屬於個人的信仰。
在極權的社會,
修行者唯一可做的事就是更好地裝備自己,
不論是在思考方面,博奕方面,人性研究方面,
不論是在認識自己方面,抑或是在管理自己方面,
不論是在知己方面,抑或是在知彼方面

不論是在哲學方面,心理學方面,還是社會學方面,
都痛下苦功,隨時以最佳狀態迎戰每一個生命中的起伏。
任它物換星移,任它滄海桑田,任它生命無常,
都不會畏懼,不會退縮,迎難而上。

參考:《人性理論》(上) 《人性理論》(中) 《人性理論》(下) 

☆  修行者必須思考生命的意義和研究人類的價值觀。

1.  甚麼是普世價值?
2.  是否應該用人數來決定普世價值?
3.  虛偽這個雅俗共賞的普世價值是否修行者的毒藥?
4.  對「名、利、權」的欲望是否修行者的毒藥?

☆  修行者明白偏才不一定是通才,
     而且各行各業的偏才有很多,但社會上只有很少通才。

  修行者明白很多事情都可以懶惰,但思考方面絕對不能懶惰。

☆  修行者必須學習嚴謹的思考方法,
     具備「森林思維」和「根源思維」的思考能力。

「不登高山,不知天之高也;不臨深壑,不知地之厚也。」
《勸學篇》(荀子)

☆  修行者必須擁抱及堅持懷疑和批判的精神,
     這樣才能夠判斷一切事情的可信程度。

☆  批判除了要向外,也要向內自我批判,
     因為我就是最重要的思考和修行工具。

  修行者必須明白有得必有失,禍福相倚伏。

☆  修行者必須明白時間就是生命,不能夠浪費,
     生命無常,所以勤奮和毅力必須用在刀鋒上。

並非所有書籍都是修行者的生命,
只有紀錄先哲前賢從嚴謹艱苦的思考而獲得的智慧,
才是修行者的生命。

  修行者必須明白團結就是力量,
     而力量的來源是參與者共同的利益,
     所以壞人特別容易團結,
     而壞人一旦團結了愚蠢人做奴才和打手,
     百愚歸巢,廢鼎齊鳴,震耳欲聾,響徹雲霄,
     壞人團結的力量絕對不能忽視。

團結的四大阻力一向是面子、輩份、詭詐和虛偽
擁抱其中一項者,只能夠做半桶水的好人。
換言之,半桶水的好人固然不容易團結,
半知識份子亦不容易團結。

Never  underestimate  the  will  power  of
unethical  people  in  large  groups.
Always  overestimate  the  power  of  imbeciles
under  the  control  of  smart  fools.
( Jason Ling )

良莠不齊是一般團體難以避免的現象,
所以團體的管理階層是否有意去蕪存菁,
是一個判斷該團體前途的一個重要關鍵。

修行者明白所謂「平衡各方面利益」是一句曖昧的說話,
目的是欺騙愚夫愚婦不懂得思考。
平衡各方面利益的因素,往往包括權力、人數,
但不一定包括理性,不一定包容懷疑和批判的精神。

  修行者必須堅持人格,堅持保守自己的心,
     時時勤拂拭,莫教惹塵埃,
     因為這就是愛自己,這就是對自己的尊重。
     無論是對人,事或者思想,
     心中想說的話,立即清晰地表達,不會留到明天。

Truth  is  beautiful,  without  doubt;
but  so  are  lies.
( Ralph Waldo Emerson )

  修行者明白接受過嚴謹的思考訓練的人並不多,
     所以對沒有意圖做壞事的人會相當包容和寬大。

☆  修行者明白大部份人都沒有能力,
     亦沒有勇氣和腐敗的政權對抗,
     所以對沒有意圖做壞事的人會相當包容和寬大。

  這個世界沒有一蹴即就的智慧,
     所以要通過汲取別人的智慧,將之變成自己的智慧。

有哲學家說:
所有真正的智慧,都是曾經被人思考過千百次;
但要想使它們成為我們自己的智慧,
就必須經過我們自己重新觀察,再三思考,
再三用實驗證明,甚至親身體驗和實踐,
直至它們在我們個人的經驗及腦海裡生根為止。

All  truly  wise  thoughts  have  been  thought  already,
thousands  of  times;  but  to  make  them  truly  ours,
we  must  think  them  over  again  honestly,  till  they
take  firm  root  in  our  personal  experience.
(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 )

「智、仁、勇」是修行者三位一體的真神。

參考:《智、仁、勇》 

☆  擇師、擇友和擇偶是修行者必須重視的學問。

參考:《生命的意義》(一) 

Stupidity  is  the  same  as  evil
if  you  judge  by  the  results.
( Margaret Atwood, Surfacing )

修行者只會期望和同樣徘徊在善性循環的朋友,友誼永固。

☆  修行者必須致力拒絕和對社會沒有影響力的愚蠢人辯論,
     避免浪費時間和心血。

參考:《必要的沉默》 

There  is  a  world  in  a  grain  of  fools.

☆  建設屬於個人的信仰,就是修行者「安身立命」的方法。

參考:《信仰》 

  生活在資本主義中的修行者,必須放棄貪婪和自私,
     必須懂得分辨「需要」和「想要」,
     必須明白傳播媒介潛移默化的力量,
     拒絕消費主義的洗腦,學習降低對物質的過份要求。

傳播媒介潛移默化的力量,
源於背後的經濟和政治操控的意圖,
而全球化的確加強了這個現象。

  生活在極權社會中的修行者,必須明哲保身,
     知道有一些重大的課題不能夠公開討論。
     設計陷阱讓無知者及無恥之徒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當他們籮底的智終於全部用光之後,必須折墮順變,
     壽終歪寢,自暴其醜,自暴其蠢,自取其辱。

☆  生活在資本主義兼極權社會中的修行者,
     由於社會資源分配不公義,不公平,
     並且運用亂印鈔票這種強盜行為,導致貧富極度懸殊,
     無立錐之地的貧民中的勇士,一定會起義攪革命,
     修行者的工作就是做幕後策劃,減少貧民的傷亡人數。

在全球化,各國同心同德狂印鈔票之下,鈔票的供應多了,
所以鈔票的購買力在不斷貶值。
另一方面,可以用來對沖貨幣貶值的工具太少,
結果製造了一個唔投資就輸硬的年代,
不但拉闊了貧富懸殊,亦拉闊了上智與下愚之間的距離。
這顆全球合作製成的畸形腫瘤,不但無人能夠獨力割除,
亦無人能夠控制腫瘤惡化,每個人只能夠順應時勢但求自保,
所以由中學開始的理財課程,將會成為必需品,
因為經濟已經是所有青少年被迫要玩的遊戲。
你以為可以不理會它,但它卻插手你的生活,
控制你的自由和快樂。
然而金融投資談何容易,因為涉及哲學和心理學,
首先要「認識自己」,然後「管理自己」,
掌握如何平衡「貪婪的情緒」和「理性的判斷」,
培養出獨立思考能力和自學能力,不盲目崇拜權威,
然後發展一套穩健的戰略 strategy 和市場的大戶拗手瓜,
因為投機市場賺取的是  psychological  money
智慧和修為不足的人難以賺取這些金錢。
賺到足夠的金錢才可以無後顧之憂,才能夠享受閑,
才能夠講理想,做自己喜歡的事情,包括修行在內。

☆  修行者必須懂得分辨「真知識份子」和「半知識份子」。

參考:《如何定義知識份子》 

☆  修行者追求的是「成就」,不是「成功」。

☆  回歸心靈,接通屢世前生的智慧,是修行的捷徑,
     也是所有天才在今生成功的捷徑。

回歸心靈,接通屢世前生的智慧,
就好像在黑暗之中有了蠟燭,
就好像在茫茫大海之中有了指南針和燈塔,
立即明白今生要走的道路和方向。

☆  所有天賦的才華,來自屢世的興趣和鍛煉,
     所以修行者必須找出自己今生的興趣。

屢世都安於懶惰的人,今生只會有懶惰的天賦,
對他們來說,勤奮、意志和毅力都只不過是廢物,
所以沒有天賦的人只能夠安於享受平凡和平庸。

  修行者必須明白命運究竟是甚麼。

  修行者必須替自己做過的事情負責任。

☆  修行者明白懂得思考的人不一定想做真知識份子,
     因為想逃避做真知識份子的艱苦責任。

所以有人寧願放棄修行,寧願和群眾一起擁抱虛偽,
放棄做真基督徒,真佛教徒、真道教徒、真儒家信徒,
因為責任實在太重大了,何必讓自己這麼辛苦。

  修行者必須背負十字架,完成今生的學習和責任。

  修行者必須學習如何分辨蕪和菁,既尊重菁,亦歧視蕪,
     然後致力替自己的思想及精神文明去蕪存菁。

如果不懂得去蕪存菁,那麼所謂傳承及弘揚中華傳統文化,
只不過是一句需要匡智的愚昧者的口頭禪或者口號。

☆  修行者一定會選擇「善性循環」,
     因為這個選擇就是贏在起跑線上。

參考:《贏在起跑線上》 

☆  修行者明白政治、經濟和教育這三大制度,
     一直在我們的身旁陪伴著我們,控制我們,從未走遠!

  修行者明白信心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建立,
     但卻可以輕易地被摧毀。

  修行者明白一個國家的國力有兩方面:
     政治和經濟的硬實力,
     管治、法律、信心和道德的軟實力。
     軟實力不足的政權一定會蒙受眾多各式各樣的風險,
     包括社會道德下滑,優秀人才隱居不參政的風險,
     貪官及富豪剝削人民,導致貧富越來越懸殊的風險,
     海陸空環境皆被污染,社會罔顧下一代生存的風險,
     人性貶值,善良人民各式各樣被壞人行騙的風險,
     人民及勞工被中層奴才用制度強姦的風險,
     市民對管治失去信心,群眾奮起革命的風險,
     理性漸漸下滑,青少年被迫接受洗腦教育的風險,
     平庸無能的官員及議員飛黃騰達,導致管治的風險,
     言論自由慢慢收窄,傳播媒介自我審查的風險,
     茂利露謬理,各式各樣奴才及小人得志的風險,
     出現太多鼎你個廢,弱智無能官員充斥市場的風險

A  rat  in  a  maze  is  free  to  go  anywhere,
as  long  as  it  stays  inside  the  maze.
( Margaret Atwood, The Handmaid’s Tale )

Truly  amazing,  what  people  can  get  used  to,
as  long  as  there  are  a  few  compensations.
( Margaret Atwood, The Handmaid’s Tale )

In  the  conditions  of  modern  life  the  rule
is  absolute,  the  race  which  does  not  value
trained  intelligence  is  doomed.
( Alfred North Whitehead )

☆  修行者的最高境界不是「智慧布施」,而是「制度布施」。

If  you’re  in  the  luckiest  1  percent  of  humanity,
you  owe  it  to  the  rest  of  humanity
to  think  about  the  other  99  percent.
( Warren Buffett )

人性可善可惡,
任何文明如果欠缺積極生存的意志,
不願意致力吸收其他文明的長處,

幫助自身的文明去蕪存菁,避免被淘汰,
如果不致力改革制度,避免制度慢慢崩壞,
即使沒有外敵入侵,亦會逐漸步向滅亡。
溫水煮蛙,既可以適用在愚昧和沉默的羔羊身上,
亦同樣適用在放棄去蕪存菁及制度改革的文明之上。

Nothing  changes  instantaneously:
in  a  gradually  heating  bathtub
you’d  be  boiled  to  death  before  you  knew  it.
( Margaret Atwood, The Handmaid’s Tale )

Comments are closed.